Hip-Hop 在中國狂歡與突圍

說唱文化本身就是一個舶來品,不置可否的是,很多中國的嘻哈歌手正在致力于將“中文說唱”帶到歷史的舞臺上,強調的是中國人自己的文化和不一樣的表達方式。毫無疑問,只有調教好這樣一支非本土的文化分支,才有機會產生出更好的適應本土的作品。

Hip-Hop 在中國狂歡與突圍

《中國新說唱》第二季在愛奇藝上實力碾壓熱門音樂節目《中國好聲音》,以及新秀《樂隊的夏天》,坐穩綜藝熱度榜榜首,微博同名話題閱讀量在133 億以上,說唱“出圈”已是不爭的事實。而說唱在面向更大規模的受眾群體之時,也面臨著更加深入的本土化以適應其在國內的發展的考驗。

“這檔關于說唱的節目變得‘和諧’了”,是不少觀眾的直觀感受。從diss 到peace,實際上也是整個說唱音樂發展變遷的縮影。

說唱這一脫胎于“黑人貧民區”的小眾音樂形式,在被引入國內的歷程中,不斷地找尋本土化的途徑。盡管各地都形成了說唱愛好者聚集地,但在2017 年之前,說唱在國內仍然屬于小眾,長期困于地下。2017 年的那個夏天,圈內知名的rapper 們一下火到了全國,占領各大音樂榜單榜首,登上時尚雜志、電視節目。一些詞語成為新的網絡詞匯,不少地下說唱、音樂人也開始浮出水面,一批具有較高知名度的音樂人也就此熱度成為話題人物。這一年,被很多人看作是名副其實的“說唱元年”。

隨著《中國新說唱》新一季歸來至今,新的一批說唱選手也被推至聚光燈下,而說唱這個音樂品類在歷經爆紅、風波之后將走向何處,會有怎樣的發展成為更多人關注的所在。

在說唱圈,并不是所有人都贊成“嘻哈”“說唱”這個翻譯,但是他們也找不出一個詞替代“Hip-Hop”?!叭納唷碧?,“嘻哈”太像舶來品,于是他們堅持稱之為“Hip-Hop”。但無法否認的是,《中國有嘻哈》和《中國新說唱》對于這行業來說,是走向成功的捷徑,將其帶入了主流市場,給懂得和不懂的人。

說唱之所以是一種文化,在于它掀起的不止是音樂上的一股熱潮,還有潮流的轟炸。在聲聲喚個性、自由的說唱圈子里,每一次自我意識的彰顯都能引起極強的狂歡效果,無論是時尚弄潮兒還是對潮流持觀望態度的人都可以在其中盡情享受時尚潮流的狂歡,前所未有“綜藝里的時尚發布會”打破了受眾面對屏幕的視聽局限。節目中的球鞋、連帽衫、棒球帽、墨鏡……一件件帶有國潮色彩的說唱風搭配頗受歡迎。節目彈幕滾動刷屏的不僅是關于音樂、歌手,更火的是—“吳亦凡的白球衣求大神科普一下!”“鄧紫棋那雙鞋求鏈接!”線上聽hip-hop,線下追同款,瘋狂帶貨的嘻哈文化已經360度滲透到年輕人的生活之中。

Hip-Hop 在中國狂歡與突圍

ICE

ICE

5 月14 日,ICE 發布了他的歌《Buena Vida》,這首歌的歌名來自西班牙語,代表了美好生活的意思。ICE 此次攜手他的制作人,融入強烈的拉丁風格,將歌曲做了全新的嘗試?!噸泄濾黨氛飧鑫杼ú喚鋈肐CE 把自己的實力釋放得淋漓盡致,同時在這里的一切經歷都是對他的挑戰。在ICE 眼中,曾經似乎是在單方面的為音樂付出,但是通過這個比賽,音樂終于開始給自己一些回饋。

ICE 曾在節目中說,如果滿分是100 分,則會給自己打90 分,永遠不會給自己打滿分,會留出那十分用來不斷地提升自己,以尋求更好的發展空間。

Hip-Hop 在中國狂歡與突圍

ICE

Q&A:

Q: 你如何看待《中國新說唱》這個節目對整個中國說唱文化帶來的一些改變?

Ice :每個文化的興起,它需要有一個輸出口。我覺得《中國新說唱》這個節目對于中國來說的話,是給這些rapper 一個輸出口。

Q :你理想中的中文說唱,如果在中國變成主流是一個什么樣子?

Ice :中文說唱在我眼里的理解是,我們沒有經歷過西方黑人的那種生活,我們沒有壓迫和壓迫感。在中國,比起有那些遭遇的那一幫人,我們這一幫年輕人其實過得都挺舒適的。所以我們更應該帶來一些正能量的東西,同時在里面夾雜一些有我們自己的態度和想法的東西。

Q: 現在在你創作的過程當中,會注意哪些方面?

Ice :首先音樂這個東西,如果不好聽的話,可能十秒鐘就關掉了,人家怎么會聽你講什么。所以我覺得我現在更在乎的是怎么樣把聲音和伴奏更好地融合,讓它聽起來是一個很有律動感、很舒服的一首歌,人家才會去聽你講什么。我覺得我們作為創造者,有些人是想去附和大眾,有些人是在引領大眾。我內心里面比較希望不去為了附和誰去寫什么樣的大道理,比如要讓你聽到這首歌哭。我寫我的,你需要跟著我的腳步走。所以歌詞這部分,我會寫一些我自己內心里面的感受,我也會結合一些大家可能都會經歷過的東西。

Q: 你在創作的過程當中,你開始更多考慮市場的因素嗎?

Ice :我覺得綜合一些吧,當然我的歌詞內容肯定都是很自我的,我相信rapper 寫詞的時候,也應該都是寫一些自我感受的東西。只是說在你選擇去做一首歌的時候,從曲風上面來說,可能現在每個rapper 都會覺得,我在去創造一張album 的時候,里面需要有一兩首大眾能聽懂、能接受的歌,所以是自我表達和市場結合起來。現在挺多rapper 都是這樣的。

Hip-Hop 在中國狂歡與突圍

??慫?/p>

??慫?/strong>

在2018 年活死人的Cypher 中,??慫溝諞桓隹?,短短的一個Verse 讓??慫乖謁黨χ戎畢嚀岣?。今年的《中國新說唱》中,??慫掛瘓儷晌炯救榷茸罡叩難∈種?。繼承了新疆rapper 深厚的說唱功底,又融合了濃郁的江南氣息,他開創出了屬于自己的中國風說唱。

Hip-Hop 在中國狂歡與突圍

??慫?/p>

Q&A:

Q : 參加比賽之后對這個節目的看法有沒有什么改變?

??慫梗何頤欽飧魴幸道此?,它確實是一個走向成功的捷徑。

Q: 你覺得未來的說唱音樂文化在中國應該是什么樣子的?你理想狀態下它是什么樣子?

??慫梗何依硐胱刺Ω鎂褪悄艸氏殖鲆恢職偌藝?、百花齊放的這么一個狀態,就像我們小的時候去聽的周杰倫、林俊杰、潘瑋柏,他們那是最輝煌、最巔峰的一個時代。其實Hip-hop 音樂在其他很多國家已經成為一種主流音樂的形式。所以我也希望,未來說唱能在我們國家也有這么一個機會和一個時代。

Q : 大家現在聽??慫溝母瓚薊崍粢獾?,你會把中國風融入Hip - hop,這是你會接下來發展的一個方向嗎?你當初怎么想到要把中國風融入到Hip-hop 里?

??慫梗褐泄繅豢際俏業鬧譜魅爍業囊桓魴⌒〉慕ㄒ?,我嘗試了一下發現效果還不錯,比如那首我和Buzzy 合作的那首《嘯江湖》。同時我多少借鑒和參考了周杰倫創作的一些方向和想法,因為他的每張專輯都有那么一兩首中國風,是因為他一定要符合當下大眾的接受度。其實這個接受度并不是去為了迎合大眾而創作,而是說去找到大眾能最快最好接受的點。我在這個點上面加入我自己的東西和創新的元素,讓大家接受的同時還能引領大家,所以我就把這個想法慢慢實施到現在。

Q: 你最初是怎么接觸到音樂或者是說唱音樂的?它最打動你的樣子是什么?包括你現在做的音樂是你最初想要的那個樣子嗎?

??慫梗浩涫滴液芐〉氖焙蚓鴕丫喲サ揭衾?,因為我父母非常愛聽流行歌,家里買了很多磁帶。別人上學起床都是靠鬧鈴,我是靠齊秦、刀郎的這些磁帶來叫醒我,所以多少耳濡目染了一點。后來聽到big bang 的歌,發現說唱音樂以及像電子、搖滾這些元素,能和流行音樂融合得這么完美,我就開始去了解Hip-hop 音樂。現在所創作的音樂確實也是我當初想做的和想呈現的。

Q: 怎么去平衡大眾審美和主流市場對說唱審美的一個偏差?你是會堅持表達自我,還是會適當地去妥協?

??慫梗浩涫低仔圖岢腫暈沂強梢怨泊嫻?,并不矛盾。我從來不會不隨大流,因為大流永遠是一個很大的流向,你如果不跟隨它而逆向行走的話,可能只有死路一條。我一直堅持我的觀點,隨大流不等于隨波逐流,當我做東西的時候,我依然保持個人特色,但跟著大家的方向走,這樣的話我有自己的流派,同時又能滿足大家的接受程度。凡事并不是非黑即白,在創作和做人做事中,我都秉承著中庸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