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颯蜜 李溪芮

土生土長性格直來直去的北京姑娘就站在我們面前,她說她其實是強大的希瑞。

北京颯蜜 李溪芮

李溪芮

我與北京姑娘李溪芮的聊天在一家她常去的美發店內進行,據說發型師剛在她劉海兒上動了一剪子,就被給宣傳辦的生日派對打斷,大家開始切蛋糕,所以此時她前額的碎發中間短、兩邊長,像蛐蛐須子那樣晃動著,讓眼神變得很朦朧。

我們在窗前茶幾旁坐下,她開始說熱,打開窗戶,4月初還趕上雨雪交加的天氣,涼風直灌進來,她又把腿蜷在椅子上。坊間她有個外號叫“腿精”,形容其纖細修長的雙腿,在一期訪談節目中現場做過測量,她大腿圍只有37厘米,小腿和腳踝圍分別是29和16,遠低于常人。此刻她團縮著顯不出修長,只是膝蓋的高度接近肩膀,這也是好比例的特征。

北京男人都愛“大颯蜜”,這個詞兒除了形容外表出眾,還暗含仗義、爽快、大大咧咧、敢愛敢恨、不攀附權貴、舍得為男友花錢、關鍵時刻不掉鏈子、 率真可愛又敢做敢當等隱形人格, 這基本是北京人對一個女孩最高規格的認可了。

當然這些特質中最推崇的還是美和仗義。姑娘還給我講起了這么一件有意思的事兒: 上大學時,有一次她覺得閨蜜被欺負了,就出頭跟一個女生對峙,后來那女生叫來十幾個男生在樓下堵她們,要動手,結果她沉著機靈有膽量,竟敢在危險面前?;ㄇ?,一番舌戰,居然實現了扭曲現實立場。最后那些男生給她買了三瓶王老吉讓她消消氣,這其中既有大道理的以德服人,也包括顏值的壓制力。

這種氣質與她后來在《漂亮的李慧珍》《翻譯官》等作品中塑造的角色不無關系,有本色出演成分,也讓她多了個“國民好閨蜜”稱號。

北京颯蜜 李溪芮

李溪芮

大妞兒的養成

李溪芮是藝名,算命的說她五行缺水缺木,才用名字補全。她成長的年代,那部關于女神“希瑞”的美國卡通片已經過時很久,但出道后,公司的人也希望這名字能賜予她力量,讓她像個女戰士那樣戰無不勝。

李溪芮生在中產家庭,從小很注重對她的興趣培養,5歲開始練芭蕾,她有很好的身材比例,但天生腳背太平,到上腳尖階段達不到專業芭蕾的腳背弧度,只好放棄。

小學時她瘦小,五官也還沒長開,所以有點自卑,老覺得大家看她丑都不愿找她玩,有段時間覺得特孤獨,用現在心理學詞語解讀這可能是自閉。印象深刻的是, 她每天放學要步行半小時去媽媽單位坐班車,她會邊走邊給自己講故事,類似評書的語調和節奏,用隨身聽錄音,錄完一段馬上聽,效果不好就再錄一條,樂此不疲,手里要有包干脆面就更愜意,這有點像演員的臺詞基礎訓練。

上初中后,她個頭躥起來,逐漸成為校園里的話題人物,當時正流行臺灣偶像劇《流星花園》,這讓她不自覺形成一種顏控組團意識。

每到一個新的集體,就會掃描出幾個顏值高位女生,隨后與之結交為朋友,像是小時候受的傷種下了因果。美女團總在校園里同出同入,形成一道風景,走到哪兒都會聽到身后小聲的贊嘆聲,她的整個青春期都被這種聲音環抱。

15歲時她去西雅圖念了一年女子教會學校,學校里都是女生,少女團的虛榮感蕩然無存,學的又都是美國歷史,實在無聊,她就回來接著上高中了?;毓笏粵稅肽晁?,把在美國攢起來的30斤體重減掉,這種自律更讓她堅信自己有成為明星的潛質,初期目標是成為歌手。

后來她進入民族大學學習聲樂。那段時期她比較反叛,為逃離父母管制,她還在學校附近租房,沒有困難制造困難,為了房租掙錢,硬要成為一個北京人北漂兒。一番努力,她在大四那年推出個人首張音樂EP《光熱》,還去臺灣拍了MV,算是正式出道。當時樂壇經營慘淡,唱片公司紛紛倒閉,她沒能繼續音樂夢想。一個偶然機遇讓她有涉足影視的機會,她又開始成為一個為小角色奔波的群演。

姑娘還給我講起了這么一個有趣的事:“ 第一次拍戲印象特深,一部抗日劇,在冰天雪地里凍了三天,別人都有經驗,穿過膝的羽絨服,我就顧著拗造型了,穿一薄棉衣,回來就大病。我的角色是護士,大概就是誰死了幫他拉上被單,然后在背景中飄過,結果后來導演說因為劇情需要把我的鏡頭都砍掉了,算是白忙活?!?/p>

北京颯蜜 李溪芮

李溪芮

板兒磚爛武術

非科班出身的演員,初涉影視拍攝總會遇到些障礙,最棘手的可能要算臺詞功底。

李溪芮說她拍第一部有特寫的戲時,背了一晚上的臺詞在導演喊“Action(開始)”那一刻全忘了,各種花式走位擋鏡頭。后來拍《微時代》時,因為都是自己公司的人比較包容,還算順利。但之后她又上了一個戲,還會因為緊張忘詞,都有心理陰影了,兩行以上的臺詞就覺得如臨大敵,越慌越忘,導演就罵得很難聽,她感覺很傷自尊。

“當時都不想演下去了,后悔小時候為什么不好好讀書,學好數理化,找個普通的工作,當然現在覺得還挺幸運的,這條路算是走對了,讓我朝九晚五更受不了。演員這工作首先要悟性高,然后是多實踐,經驗積累到一定程度自然就不緊張了。其實現在很少有導演要求你按劇本一字不落地演了,你只要清楚人物這時候心理動機是什么,上場任務是什么,把這些東西都分析透了,然后就拿自己的話說出來,邏輯上沒有問題就OK。現在沒有導演因為你是學院派就覺得你很會演,還看實力,板兒磚爛武術我覺得更實用?!?/p>

姑娘的一句“板兒磚爛武術”聽上去有點自嘲,細琢磨也是那么回事。李溪芮曾在一次訪談節目中為自己在《東山晴后雪》中的表現打9分,雖然是開玩笑的口吻,但也不避諱對自己的肯定,因為在那部戲中她一人飾演三重人格,主人格是呆萌吃貨女生,次人格又很沉著冷靜、邏輯性很強,當遇到危險時又衍生出暴力傾向人格,這有點像卡通片里那位女神希瑞,更像她自己,毫不違和。

過去影視市場門類劃分比較籠統,大概有喜劇、正劇、青春偶像劇等,現在又細分了,出現新類型叫職場減壓劇,顧名思義,就是讓大家在一天繁忙工作后,看一些色彩明快,情節歡脫,不太費腦子的劇,演員的表演根據需要也相對浮夸。但在外界看來,如果你老在這層樓上溜達,基本就被定性了,沒有再上一層樓的可能。

不過平心而論,有時候演員的演技承載不了劇情,有時候劇情承載不了演員的演技。不知道李溪芮有沒有這方面困擾,她的回答也直言不諱。

“確實,偶像劇演多了就會給人那種感覺,沒實力,就靠臉吃飯,經?;嵊姓庵稚?,特別當你演一些跟你性格不太相符的角色,比如《國民老公》里那種特小鳥依人的感覺,觀眾會覺得牽強。而且有些劇本也比較套路化,觀眾都知道你下一步要說什么、做什么。

“和之前的公司合作很愉快,但是我也三十了,不想把自己固定在一個偶像定位上,就想好好拍戲,好好當演員,所以去年從前面的公司走出來,想有一個新的開始,塑造一些更有質感、更有厚度的角色,讓觀眾重新認識我?!?/p>

更多漂亮年輕的女孩兒選擇出眾的美女角色的時候,李溪芮決定試試不一樣的?!扒岸問奔湮腋張牧艘徊肯?,叫《瞄準》,我演一個盲人母親,因為沒有足夠時間去盲校體驗,我就看了不少表現盲人的影片,比如陶虹的《黑眼睛》、黃軒演的《推拿》,還有經典的《聞香識女人》。因為她是后天失明的,所以眼珠子很靈動,只是無法聚焦,所以要認真揣摩那種感覺。軒哥還提示我,盲人到一個陌生環境,因為沒有安全感,所以她不會亂動,而是在一個地方仔細用耳朵聽,即使鏡頭沒給我特寫也要注重這些細微狀態,都是沒寫在劇本里的”。

北京颯蜜 李溪芮

李溪芮

隱形人設

人設這個詞近幾年在娛樂界很流行,原本起于戲劇創作,現在也下放到生活中了,我們也聊到這個話題。

“北京人其實有個特點,就是朋友之間都不想讓別人覺得自己特努力,說起什么事都是玩玩兒,看著吊兒郎當的樣子,好像特隨意,但是內心又要強,私底下會去玩命努力,其實也是給自己留退路,要是說自己特勤奮,結果事還沒辦成,那不更顯得自己笨嗎?但是對外我不敢來這套,觀眾會說你根本就不是敬業的演員,我也確實下了很多功夫,實話實說,我算比較真實的一個人。沒弄就是沒弄,比如昨天錄一個新媒體采訪,主持人說問題都看了吧,宣傳說都發給我了,我馬上說發了但沒來得及看,待會有可能掉鏈子,兜著點。團隊的人覺得我沒任何心眼兒,老替我捏把汗?!?/p>

我也問起她關于人設的看法。姑娘毫不避諱:“ 昨天晚上我們還在探討這個問題,有人設沒人設,貼什么標簽,探討了半天,最后說還是算了,就做自個兒吧。我覺得演出來的人設遲早會露餡,你人設會崩的?!?/p>

北京颯蜜 李溪芮

李溪芮

李溪芮是個喜形于色的人,剛才談論她家里的100多條牛仔褲時,跟大多數姑娘一樣,她打開了話匣子,認真給我講起了每條褲子間的細微差別,從手機里翻出照片來給我看,放大放大再放大,指著細節講給我,軋線外翻和內縫給人的感受有何不同,每天換一身裝扮的重要性。而此刻談論不那么輕松的話題,她又目光游離望向窗外,手里把帽衫的拉繩系成疙瘩再解開,像對著錄音機自言自語。

“其實每個人在不同環境中也扮演不同角色,我就有無縫切換自己身份的功能,因為我有多重性格,比如跟朋友在一起我就是大姐大,跟工作團隊我就是合作伙伴。我原來特別愛組局,愛玩兒,把每個人都照顧得很好,但現在不組了,因為我越來越不愛暖場了。演員這行業不拍戲的時候會感覺孤獨,忙的時候熱鬧又是在過別人的人生。現在工作越來越忙,想把業余時間更多留給自己,像是回到小時候那種孤獨狀態。如果再加一個對外的人設,那就時時刻刻都不能放松了?!?/p>

好吧,如果一個演員體內只有一顆好種子,并把這顆種子發揮到極致,我們也樂見它長出一個好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