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劇人間 FUN女登場

不知道什么時候,“女人一有幽默感,男人就沒多巴胺”“女人的所謂幽默感是建立在膚淺的扮丑和自貶身價的惡趣味上”的論調充斥坊間,模仿幽默感這種蘊含著極度智慧和豐富洞察力的高級情緒只屬于男性。我們采訪了六位跟“喜劇”產業密切相關的女性,無論在臺前還是幕后,無論面對掌聲或是噓退,她們既自信又謙虛,有樂觀有悲憫,能嗨易能沉。當我們已經足夠能干足夠美,為什么不試著成為一個更為有趣的人?畢竟,這是一個屬于強者的游戲。

閆妮

演員

代表作品:《武林外傳》《三槍拍案驚奇》《北風那個吹》《少年派》

哭中有笑,喜樂摻悲,才是人生原色

喜劇人間 FUN女登場

閆妮

女法則一

看清生活真相但依然努力去笑的人,才不會消沉,不會變丑,不會老去。

有人曾說,幽默,并不是一個人說了一句好笑的話,而是一個好笑的人說了一句話。也就是說,好的喜劇演員手里都握有一張“牌照”,能令人歡笑。也有人說,幽默,就是悲劇加上時間,沒有沉淀,沒有歷練,沒有被生活嘲弄或者調戲過,無法用最高級的方式表達幽默。

從《武林外傳》里風情萬種的佟湘玉,到如今粉絲眼中性感迷人的“閆大美”,時間已經過了十四年。這幾年,更瘦更美的閆妮頻頻因為“身材”“保養”等話題登上熱搜,但美出天際的閆妮并沒有開始走性感熟女路線,而是繼續詮釋著高度生活化的角色。比如最近一次引起熱議的角色—《少年派》里的王勝男。一個嚴厲苛刻又玻璃心的中國式母親,自然寫實,自帶笑果,且非常閆妮。

跟很多優秀的喜劇演員一樣,生活中的閆妮并不怎么搞笑,她曾經說過:“ 喜劇的東西,一定是有些沉重的東西壓在里面的?!痹諗納恪段淞滯獯肥?,她剛經歷離婚,正處在人生中最痛苦的時期。有時在片場,她會躲到樓梯邊偷偷落淚,但是一開機,她又能馬上變回那個潑辣爽朗的佟湘玉。與其說是迷戀這種角色轉換的感覺,不如說她是找到了一個在現實痛苦中遁形的出口—那個她口中的有一些沉重的東西,不就是時刻交替的悲喜人生嗎?

“把閆妮的面具放下,戴上角色的面具。那是一種?;さ母芯?,我演的也不是我,這個身體是我,但其實我也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那樣的話,我就會比較自由,更放松一點?!閉竊謖庵窒質滌氡硌?、喜與悲的緊密切換之中,她感覺到了表演的另一個層次,體驗到了歡笑背后可能也有著蒼涼底色,“其實所有的喜劇都是讓人歡喜讓人憂的,有大喜,也有大悲,人生都是這樣吧?!?/p>

看清生活真相但依然熱愛生活的人,才永遠不會消沉,不會變丑,不會老去。

喜劇人間 FUN女登場

閆妮

Q&A:

你覺得幽默是構成女性自身魅力的一部分嗎?

閆妮:我之前看過一句話,也是我自己對于幽默的理解,幽默就是悲劇加上時間。我覺得幽默這個東西,是一種交流下的產物,很多靈光都是當下產生的。一個人不可能始終都是一個好玩的狀態,你走進一個什么樣的環境里,就會有一種什么樣的交流,能讓周圍的人感到舒服。一個人可以通過高級的幽默感來傳遞他對世界和人生的理解,雖然他看上去未必有多搞笑。

有人說,玩幽默這件事,女性更擅長扮演傾聽者而不是主導者,你怎么看這種觀點?

閆妮:幽默跟性別一點關系都沒有,我們常常都覺得一個男人有幽默感特別好,同樣,為什么大家不會說一個女性有幽默感特別好呢?當然,不管男性還是女性,學會做一個傾聽者也很重要,如果你不喜歡做幽默的主導者,不妨跟我一樣,做個人見人愛的見縫插針型幽默者,哈哈。

傅首爾

辯手、作家

《奇葩說》 辯手、米未傳媒簽約藝人,作家

生活一地雞毛,且喪且自娛

喜劇人間 FUN女登場

傅首爾

女法則二

不必壓抑對生活的不滿,拼命地嘲諷自己,該撕就撕,維護內心的和平。

在《奇葩說》里,每當傅首爾準備起身辯論的時候,觀眾內心的OS都是—前方高能,一波猛料來襲。她的段子詼諧有趣又邏輯嚴密,用最尋常的生活案例,揭露“sadbut true” 的事實真相,有些涼薄、有些刺痛,但讓人不由自主地服氣點頭拍手叫好。

在這檔宣稱“40歲以上觀眾請在90后陪同下觀看”,格外彰顯年輕人個性和態度的節目里,傅首爾的出現甚至有點“違和”,良家婦女,慈眉善目,衣著淳樸,很早就結婚生子,年輕的選手甚至都喊她“傅媽”,35歲的她過的正是大多數中年女性正在經歷的—工作、廚房和輔導孩子作業之間連軸轉的生活。

她選擇的生活方式是最傳統的,立論的生活場景是最普通的。但恰巧,她是一個特別能說的“普通人”?!拔揖褪且越擁仄淖頌虢諛?,觀眾可能覺得我離他們更近一些,也許很多人在我這種生活里,表達欲被磨滅了,但我把一個普通人的生活說得特別開心?!?/p>

在節目里她常常稱自己代表“廣大小市民群體 ”,帶來了一份大家都夠得著的快樂。至于秘訣,就是為了“維護內心世界的秩序”,該撕就得撕,不必礙于面子不計較。而“俗”正是因為傅首爾活得真實不擰巴。她經歷了不那么如意的童年,1歲那年父母離婚,她跟著媽媽切身體會了一個單身母親獨自帶孩子面臨的生活窘境,是一個從小就把懂事、爭氣寫進骨子里的人?!耙艙蛭腦愀饈慮?,上過的當、吃過的虧比較多,自然就形成一種吐槽的能力,不愛說廢話,習慣一針見血。把我扔菜市場,我就是世俗里最閃亮的星!”

就是這么一個“大俗人”,抱著把日子過成段子的心態,豁達地自嘲,樂觀地自嗨,在漏洞百出的紅塵里,她沒工夫迷茫,而那些哭喊著自己迷茫的人,在她眼里都是閑的。

她說,不要看破紅塵,因為紅塵本來就是破的。

喜劇人間 FUN女登場

傅首爾

Q&A:

有些男性認為和很有幽默感的女孩兒相處起來像哥們兒多過像情人,很多女諧星也總被調侃嫁不出去,你是怎么看的?

傅首爾:你就這么想,一個女人再受歡迎,結婚的時候她也只能嫁一個人。無論是五十個人還是五個人喜歡你,你也只能挑出一個人,所以基數的大和小有什么區別呢?為什么要迎合那五十個人,我覺得沒有必要理會。

在同時面對工作、家務、孩子,令人焦頭爛額的時候,怎么保持調侃的能力?

傅首爾:不必壓抑自己在生活里的一些不滿,豁達一點,拼命地嘲諷自己,你就可以成為一個幽默的人。這種自嗨的能力也是要培養的。

不是有句話叫“男人至死是少年”嗎,男人的一生就像是游戲,過家家,像孩子一樣生活,但是女性就更像活在真人秀里,很難有那種游戲人間的態度,她會更加在意在別人眼里自己幸不幸福,而一旦想把自己的生活包裹得光鮮亮麗,最后就會生活得很壓抑。幸福是無須向人證明的,想證明的人一開始就輸了,放下包袱,看開了就是快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