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齊鑫 | 速度攀巖運動員的分秒之間

每個時刻運動員的心態都在變化,一點細微變化和錯誤都會影響結果。但是結果又不是唯一的,就像我看到一束花看到一個物,都會有不同的心態,愉快也好,焦躁也罷,都不僅僅是這一朵花這一個物,而是背后更大的世界……

鐘齊鑫 | 速度攀巖運動員的分秒之間

鐘齊鑫

速度攀巖有兩個特點:像飛人大戰一樣挑戰人類速度的極限,但跑道是在巖壁上;像芭蕾一樣優雅、擁有爆發力,但有些殘酷。沒有什么比見證一個運動員的成長更能喚起我們情感的共鳴了。

攀爬、跳躍在分秒之間

2014 年9 月的某個夜晚,很多媒體人沒有睡,因為西班牙有時差,我們在等擁有世錦賽四連冠頭銜的鐘齊鑫拿第五個冠軍。等了很多個小時,沒辦法,這是速度攀巖比賽的殘酷性和賽制決定的(不單運動員要用接近極限的體能對抗地球引力和懸崖峭壁,其賽制更淬煉選手的心理素質,預賽結束后留下16 名選手再進行淘汰賽,兩兩對決,一個失誤即告淘汰,哪怕是頂尖選手,平均失誤率也有20%-30%),最終他沒有成功,“對手因為失誤已經放棄了,我只差一臂之遙就要觸碰到計時器,只一臂的距離,就在那個剎那腳下打滑,身體隨著?;ど蠔蟮谷?,我感覺進入慢動作,時間好像停止了”,從指縫中,他看到勝利和榮耀正在溜走,失敗的痛苦讓他當時想以后再也不參加比賽了。但是請放心,20 多歲的他并沒因為一次失敗而消沉。

當年第九屆中國戶外年度金犀牛獎頒獎儀式上,鐘齊鑫獲得戶外體壇風云人物大獎,臺上的他表示目前最好成績是5 秒87,還能突破自己。臺下的他,露出虎牙,靦腆地微笑,然后應我們要求打開手掌,給我們看他的手指。速度攀巖運動員手上的發力點都集中在前三個指節,那里磨出來的繭子最多,尤其是指尖,看起來最粗糙,實際上最敏感(貼一塊膠布都會影響比賽)。他還解答了攀巖鞋的問題:“確實要穿上比自己腳碼至少小4-5 號的攀巖鞋,這點和芭蕾鞋的要求相同。鞋子要緊,摩擦力要大,必須和腳完全吻合,才能確保攀巖時腳的力量落在一個點上,能用上力。下場后必須要馬上脫了鞋子,讓血液循環通暢?!?/p>

此后五年,鐘齊鑫沒讓大家失望,他一直保持著很高的競技水平,2018 年9月的世界錦標賽中,作為中國攀巖隊隊長的他僅用5.60 秒便完成比賽,刷新了2018 年中國速度攀巖的最好成績,此時他已經成為世界攀巖運動領域唯一的大滿貫獲得者,并打破了歐美運動員對速度攀巖運動桂冠長達30 年的壟斷。

在時間這條線上,盡管年紀變長,他爭分奪秒不負眾望:只憑一條?;ど?,他抓住每一個爬點,攀爬、跳躍、騰挪、轉身,爆發出無窮的力量,顛覆了我們對人類身體極限的認知。

鐘齊鑫 | 速度攀巖運動員的分秒之間

鐘齊鑫

一花一物,見得心態改變

如今再見鐘齊鑫,他已經30 歲,對于一個速度攀巖領域的運動員來說,這個年齡他稍大了一些,賽場上冒出來的都是些95 后的孩子。但他已不單單是個運動員,還是中國攀巖隊的隊長、教練、丈夫、一對雙胞胎女兒的父親以及創業團隊的領頭人。

“更多要靠自己”這句話意味深長,鐘齊鑫是自己的教練,這事挺稀奇,他解釋:“從2012 年開始我就是自己帶領自己,外教?我們也請,他們都是當年跟我一起打比賽的選手。這個項目的教練本來世界上就很欠缺,項目進入奧運會后,各國更是保留的態度,教練越來越不好找?!?/p>

他還把自己的比賽經驗和心得拿去輔導年輕選手,“這項運動,你以為強手只是靠技術和力量?其實不然,重要的是心理強大。你苦練五六年,預賽要耗時幾個小時,淘汰賽需要2 個小時,最后站在巖壁前,比賽可能五六秒就解決戰斗,如果你覺得攀完就完了,那就錯了。預賽、淘汰賽、決賽,每個時刻運動員的心態都在變化,一點細微變化和錯誤都會影響結果。但是結果又不是唯一的,就像我看到一束花看到一個物,都會有不同的心態,愉快也好,焦躁也罷,都不僅僅是這一朵花這一個物,而是背后更大的世界……你問我看到花有什么心態?會想到獻給我最愛的人?!彼拋約禾姆較蛐α?。

我們見證了一個運動員的成長

國際奧委會宣布攀巖成為2020 年東京奧運會正式比賽項目后,作為中國非奧項目中獲得單項冠軍頭銜最多、連續4年被國家體育總局授予年度體育最高獎章的鐘齊鑫,要為奧運做準備,“我的競技狀態還不錯,其實比賽還很多,國內的基本不參加了,專門選擇國際比賽來打,比如世界錦標賽,都是為了爭奪奧運資格。你如果問我是不是有自信,那我說希望的數字比如從1-100,說1 可以,說100 也可以,什么都有可能,這就是速度攀巖?!?/p>

鐘齊鑫 | 速度攀巖運動員的分秒之間

鐘齊鑫

Q&A:

你從2007 年開始參加國際大賽,擁有豐富的比賽經驗,如今賽前會怎么做?

鐘齊鑫:每場比賽開始都先慢跑40 分鐘,然后做拉伸運動來調整自己的狀態。比賽前我會面對15 米高的巖壁,一遍又一遍地研究賽道上的每個爬點,心里默默重復著攀爬線路。那時忘了自己身處何處,忘了身邊的對手是誰,調整呼吸,身邊的世界一片寂靜,等待發令的一刻。

讓我們再看看攀巖運動員的手指,好像繭子沒那么厚了?

鐘齊鑫:二十多歲時真的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累,睡一覺就能恢復。現在攀爬的不像以前那么多了,每天還是訓練4-5個小時,包括康復和拉伸,強度降一些,給自己制定的策略是:專項總量上要控制,保證之后的訓練完整。

以前拼成績的時候壓力大還是現在壓力大?

鐘齊鑫:其實現在壓力大,以前一個人吃飽全家不愁,想的就是怎么拼成績,現在做教練、做丈夫、做父親、做隊伍領頭人,再有比賽任務,壓力是潛移默化的。我的原則是把自己本職的事做好,該訓練訓練,家庭也很重要。我對家庭很看重,孩子還小,努力爭取多陪孩子,父母在身邊對他們的成長真的很重要,我已經欠缺他們很多。每次回家,雖然平時他們跟媽媽多,只要媽媽不在,他們都愿意找我,我們相處得很好。

從2014 年至今你都是中國青少年攀巖形象大使,還參加了很多綜藝節目,你覺得這些活動會占用比賽精力嗎?

鐘齊鑫:可能需要平衡自己的時間和精力,但是這些活動對推廣攀巖運動都有好處。現在我全力備戰奧運,但運動員總有退役的時候,我計劃做自己的事情。我開了自己的攀巖館,讀了中歐商學院,想要做自己的品牌,打造自己的團隊,但我永遠也不會脫離我摯愛的攀巖事業,這份事業里有我的汗水、曾經的痛苦,還有榮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