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迅 | 我眼中的自己

一個名字,五首詩,一次意想不到的邀約,組成了一次奇妙的紙上聚會。素未謀面,因為周迅,因為 《時尚COSMO》,幾位創作人在無序的生活里偶然產生了交集。透過不同人的眼,看到不同的周迅?!八茄壑械奈?,和我眼中的自己,到底哪個更加真實?!薄啊侗 貳端罩鶯印貳渡⒉健貳段乙匆皇資恪?還有 《妖怪》,這幾個標題我就很喜歡。讀詩是一種感覺,不一定說是這些詩在詮釋我,我覺得這更像是一次共同創作?!?/div>

周迅 | 我眼中的自己

周迅

勇和忍

你眼中的周迅是什么樣的?

周迅:多變,希望擁有無限的創造力,愛吃辣,有恐懼也有嫉妒心,也充滿善意,擁有各種情緒。

我有個外號叫‘阿勇’,可能是因為做事兒常常頭腦一熱就去做了,看起來很勇敢的樣子。近期做的一件挺‘阿勇’的事,應該是錄制《今日影評·表演者言》的第三季,和導演們聊‘表演’。做這個節目的出發點就是想給這個行業留下一點‘標本’,不知不覺就到了第三年。其實我是話不多的人,卻要和一些很懂表演的導演們對談,這也算是一種‘勇’吧。他們有些我合作過,有些第一次見面,不知道會碰撞出什么樣的火花。

周迅 | 我眼中的自己

周迅

‘忍耐’對我來說,是一種變相的等待,是生命在向前無聲推進的過程中,人人都需要學習的特性。都說沖動是魔鬼,不管在生活還是工作中,很多事情需要憑借一顆安定、冷靜的心去處理。

還有,我想和萬物保持親和感,讓自己保有愛的能力。

周迅 | 我眼中的自己

周迅

漂泊和家

你的生活是什么樣子的?

周迅:絕大多數的時候,我穿行在劇組和生活的縫隙里。

演員的這份工作,讓我很像個游牧民族,到哪兒拍戲,就會在哪兒住一段時間。在那兩、三個月的時間,我在攝影棚中搭建的房子里過春夏秋冬。戲拍完了,房子拆了,劇組的人散了,我離開了,去下一個劇組。這樣四海為家的狀態,保持了二十多年。

表演和過日子,早就分不開了,緊密地重疊、交錯。我以前情執特別濃,戲殺青了,會心有不舍,會哭,甚至在散了場的劇組里多待兩天,去稀釋那股情緒,就像正開著車,突然急剎,一切戛然而止,某個東西從此只存在于我的記憶之中,這種失重,我無法迅速抽離。

周迅 | 我眼中的自己

周迅

我們拍戲,人家一輩子或是幾年的情緒起伏,我們在一個月、兩個月內完成了,濃度很高。但這樣激烈的情緒體驗過后就會有疲勞和倦怠期,無法永遠保持100%的熱忱,那時候,我會嘗試到處走走,經歷重新找回‘我是我’的生命過程,再將對生活的領悟反芻表演。有一次在沒拍戲的時候我去找陳國富,問他,我能不能跟著你實習一天。他問,你要實習什么?我說實習怎么過日子,因為我覺得他能把自己的生活過得特別安定,安排得特別好。

我愛回家。從小家庭就很幸福,我父母的感情非常好,只要在家,我就很有安全感。我理想中家的樣子啊,是夏日的傍晚,有點風,不開空調也不覺得熱,坐在電視機面前,一人拿半個大西瓜挖著吃,吃火鍋也可以。另一方面,家這個概念對我來說范圍也可以很大,某種程度上劇組也是我的家。

周迅 | 我眼中的自己

周迅

命運和天賦

周迅的命運和天賦,現實里和詩里都有人提及。你自己是怎么看待的?

周迅:做演員本身就是我命運的改變。這個職業,讓我更快速地去體驗了各種不同生命和人性。如果沒有成為演員,我可能永遠無法體會到。

我沒有讀過專業院校,但從小在電影院里長大,因此看了不少電影,讓我可以隔著銀幕去學習那些優秀的演員,我覺得這是我的幸運。我從小對視覺敏感,就愛看片,比如《藍色星球》《動物世界》那樣的紀錄片,電影、電視劇我自己在家坐一天可以看好多。現在也會看一些有趣的生活綜藝,這也是對世界的一種了解。

我從小爸爸就跟我說,你選擇什么都可以,但要自己負責?;灰瘓浠八?,命運只掌控在自己手里,沒有好的外部環境也沒關系,那我們就一起努力創造一個。我常常想象自己是一棵樹,綠色的,茂盛的,會呼吸的,不斷生長的,和時間、和萬物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