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英奇、 閆杰、 王凱、宋婷婷 | 因收藏而炫酷

從新奇到狂熱,它像一段激情澎湃、曠日持久的愛情;從喜愛到信仰,熱衷于收藏的人們卻并非簡單的“戀物”。人生的厚度,因愛而豐富;生活的色彩,因收藏而炫酷——這是一些為了夢、為了愛、為了過去美好的舊時光而奉獻激情、燃燒生命的有故事的人。

崔英奇

騎士的信仰

崔英奇、 閆杰、 王凱、宋婷婷 | 因收藏而炫酷

崔英奇

一隊哈雷車手從北京出發,一天一夜1180 公里騎行到西安,一宿之后,向南800 公里,翻越秦嶺,到達成都。在蓉城的一席酒后,黎明來臨時再重裝出發,抵達川南,翻越雀兒山,插入318 國道,為西藏“朝圣之行”拉開帷幕……這是“中國牛村重機俱樂部”的創辦人崔英奇幾年前與隊友一起進行的西藏朝圣之旅:他們在拉薩看了大昭寺、布達拉宮,又一路到珠峰大本營,在高山草甸上扎營,與雪山對望。最艱難的騎行是400 多公里的可可西里無人區,無窮盡的沙石路,車加不飽油,人吃不好飯,輪胎不時爆掉,瞬間陽光燦爛,然后飛沙走石,大家一路咬著牙騎到了那曲……這是讓崔英奇印象最深的一次騎行,最苦,也最酷。

哈雷是一種精神,是一場人生中的狂野和壯麗。

曾經的崔英奇在朋友推薦下, 擁有了自己的第一輛哈雷。之后, 他的人生開始了改變。

“我之前的工作比較沉悶,很傳統也很少接觸人,學了四年烹飪之后在家族的建筑公司做事,我也不擅言談。騎上哈雷之后一下子能走出去了,接觸到各種不同的人,對我的性格產生了天與地的變化?!鋇僥殼拔?, 哈雷讓他“ 見天地—騎上哈雷, 見到廣闊的世界和自然;見眾生—在路上結識了各種人,了解到不同的人生經歷;見自己—哈雷讓我完全融入了生活。駕馭它,在于對它的敬畏?!?/p>

崔英奇、 閆杰、 王凱、宋婷婷 | 因收藏而炫酷

崔英奇

1903 年,哈雷和戴維森三兄弟在美國沃爾沃基創建了哈雷摩托。100 多年來,它經歷了戰爭、大蕭條、罷工、買斷和回購,如今卻比任何歷史時期都更強大。哈雷有著自己的信念—“自由大道、原始動力和美好時光”。延續到現在,每個哈雷愛好者都有一款屬于自己獨一無二的哈雷。哈雷文化所具有的凝聚力和號召力,令大家很抱團,對它的喜愛最后升華成了信仰,包括衣服、配飾甚至紋身。每輛哈雷摩托出廠時都是標配,而到了每個人手里,立刻就被改裝得個性化了,可以“無限想象,隨意改裝”。比如改裝輪圈,比如增加馬力,要重刷電腦,變大功率之后要換火花塞、缸線;改變排氣系統使它的馬達發出雷一樣的轟鳴;獨特的干式離合器,使它的馬達加速后會有噠噠、噠噠,類似于馬蹄的聲音……騎著這樣一輛哈雷的時候,任何一顆桀驁不馴的孤獨的心,都會安靜下來。

“2003 年的電影《終結者》, 男主角施瓦辛格騎著哈雷拯救了世界, 那部電影給許多人, 包括我,一個夢想—要買一輛哈雷‘肥仔’,配上音箱燈光,西海岸風格?!貝抻⑵婷枋雋俗約旱墓資詹厥罰?008 年,他剛開始接觸就相中了“繼承者”(現在改名“豪雅”),這款哈雷帶有兩個復古包,現在變得科技含量更高了,這也是他擁有的第一輛哈雷。第二輛是“大象”,2006 年出廠之后就再未生產過,是一輛絕版的定制車,大排量發動機,有巨大的聲浪,干式離合器轉子的聲音很特別,有將熄不熄的感覺?!按笙蟆庇懈齔こさ那安?,張揚了哈雷經典的車型設計,330 的寬后胎,漂亮圓滿,車身帶有骷髏頭手工漆藝。

他還有一輛1998 年出廠的、哈雷95 周年紀念版“大彈簧”,這輛車在世界范圍內也找不到幾輛了。前不久他又買了一輛“ 至尊滑翔”,117 立方COV 量產版,紅色的車身“帶有飛馳電掣的感覺”。

崔英奇、 閆杰、 王凱、宋婷婷 | 因收藏而炫酷

崔英奇

2011 年,崔英奇成立了哈雷俱樂部。定期舉辦一些騎行活動。玩了半年后,人越來越多,有一次聚會來了四、五十人,大家都不認識,但卻有一種特別的默契。于是,他隨后成立了“牛村重機俱樂部”,請設計師做了LOGO—“牛村”是崔英奇的老家;狐貍尾代表北方騎手獨有的豪邁游牧精神,比較樸素簡單的英雄主義;京劇臉譜,代表俱樂部發祥地在古燕京幽云十三州。

玩機車的人看似另類,實際上都特別有激情、特別真實和平易近人。俱樂部每年的年會有兩個固定的內容:喝酒、吟詩。有一場年會上,崔英奇朗頌了一首《夢想》,所有人的情緒都激揚澎湃起來?;褂幸淮穩墓灼鍤志芻?,大家戴上臉譜唱起了京劇,“手眼身法步”一走起來,把其他人都看呆了?!懊攔幕滴幕?00 多年的歷史了,崇尚樂觀開放、自由和個性。哈雷精神就是騎士精神,是牛仔文化的延續,信馬由韁。而我認為的哈雷精神就是—愛家人、愛朋友、愛生活?!貝抻⑵嫘ψ拋芙?。

哈雷的重心很低,每個人騎上它都會感到呼嘯的風聲、機器的轉動和地面傳來的振動……它是叛逆的,這來自于對內心的堅持,對所熱愛事物的真誠;它也是陽光的,是工業文化向農業文明的一種致敬,騎手可以一邊感知地面的震動和不確定性,同時,機車巨大的噪音又彰顯了工業化的速度與激情。騎上哈雷穿越原野、穿過城市,每個人都可以在騎行中感知地面傳來的心跳,感到機器無休止的能量與脆弱——無論你是怎樣的人生處境和年紀,都可以找到久違的熱情和失去的自我。